首页 | 诗词 | 小说 | 散文 | 随笔 | 评谈 | 校园 | 文集 | 美文推荐 | 发布作品 | 文学论坛 | 客服中心

   您的位置:镇安文学网 >> 散文

凭栏听风的文集

在那遥远的小山村

 

http://wx.za169.com   文:凭栏听风  2016-05-10 08:38:46

 

暮春,因为堂弟娶媳妇,又回了趟老家.那是个扎根在大山皱褶里的小村子,从大山深处流出来的小河水,穿过这个静谧的山村,依着山势,缓缓地流向远方。 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又熟悉 ,遥相呼应的山峦骨骼清奇,沉稳厚重。

山前绿树成荫,几户人家掩映其中。狗吠深巷中,鸡鸣桑树颠,一切还是如此在那遥远的小山村的随性和慵懒。只不过因为老人的离世,年轻人离别故土的外迁,破败的房子已经成了断壁残垣。四爷爷的老房子经历了近百年的风剥雨蚀,屋顶只剩下几根纵横交错的焦黑的朽木,残败的墙头爬满青绿色的苔藓,院里杂草丛生,门前的石阶已散乱不堪,老房子就像散发着陈腐气息的残骸,与这生机盎然的春光甚不相称.那棵长了不知几百年的大核桃树也不知何时悄然枯死,几个人才能合抱的树干就那么突兀、凄凉地直指天穹,曾经的枝繁叶茂、绿荫如盖已不复存在。这树在老辈人眼里颇具灵气,似乎已成为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心中神圣的图腾。如今,它也不在了,可是追随那些逝去的老人了么?这一切令我心中掠过一丝凄凉,时过境迁、物是人非。曾经的丰腴、鲜活、繁荣都被时光挤压得面目全非,只留下憔悴、粗糙与沧桑 ……

童年的记忆里,这是个多美的地方啊!孩童的欢乐一年四季都流淌在门前这条小河里。春天,河岸上嫩绿的马齿苋、车前草被伙伴们一筐筐扯回去喂猪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、涩涩的的青草的芬芳。夏天,淘气的我们提上家里的竹筐、竹篮在小河里捞鱼,连寸把长的小鱼也不放过,用细长的草茎穿了,一串串拎在手里招摇过市。螃蟹不论大小用玻璃瓶装了,怕他们越狱,盖上盖子,第二天一看,被闷死大半!雨后的河岸上,总有成对的蜻蜓飘然来去。水面平静处,一群群有着长腿的水晃子,在水面上悠闲、一成不变地划来划去,如端午节的龙舟赛,扔颗石子下去,立即逃得无影无踪。收麦前后,麦田里就会有许多野鸡出没,被人惊到后就嘶哑地叫着扑棱棱飞去。偶尔还有野兔箭一样窜进不远处的小树林 。

人永远是时光和岁月里不变的主角。这个其貌不扬的小村在那段艰难的岁月里,因为人们的和睦与亲近焕发出年轻而温润的光彩。 爷爷那辈兄弟四个。上屋里住着看起来迟缓木讷的大婆,一年大部分日子眯着眼睛、缩着脖子坐在门槛上晒太阳。西屋里的三婆是个满头银发、清瘦的老太太,凡事总小心翼翼。开朗豪爽的四婆家,我们姐弟三个是常客。每逢母亲有事出门,我们就在四婆家一呆一整天,四爷和四婆也拿我们当亲孙子孙女疼着。四婆家那大锅熬出的玉米粥的香甜依然会在舌尖萦绕。那时四婆家人多,经常会熬一大锅黄灿灿的玉米面粥,里面囫囵的土豆煮得软软的、糯糯的。每人盛一碗,就着小瓦盆里的酸菜,蹲在院里的柿子树下,或趴在石磨盘上美美地边吃边听大人们聊着家长里短,那份舒爽是如今的大鱼大肉远不能企及的。大核桃树下的小河湾永远是热闹的所在。瘦小的三婆提着篮子来了,衣服一件件在水里浸湿,手里挥着木棒捶,把衣服在石头上翻来覆去捶个遍,我蹲在旁边看呆了,棒槌一起一落,甩出的水珠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。每逢赶集的日子,路过的人们总会放下行李,在树下歇脚,聊聊各自卖出的或买来的劳动换来的欣喜,抽一袋烟,开几句玩笑。每逢此时,善良的母亲就会端来早上就烧好的开水。大人们聊着谁家的儿子该娶媳妇了,谁家的猪又要下崽了……小孩子在树下追一阵、闹一阵,欢声笑语在小村上空回荡、飘远……

漫山遍野的野草野花是长在童年里的率性与纯真,小河是从记忆里流出来的悠远与绵长。当童年的故事渐行渐远,却始终不会忘记,那一抹鲜活的色彩早已成为人生厚重的背景。

 

    【来源:本站原创】

 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 
       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 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
    网友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  ::直接评论::

    姓 名:

    评 分:

   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     内容:
     
    •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、政治、黄色淫秽等内容的评论。
    • 发布评论内容应客观、公正、 用语文明,不能针对个人发布辱骂和攻击性言论。
    •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。
    • 评论内容只代表机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
    镇安文学网 © 2006-2015 版权所有 http://wx.za169.com
    镇安在线旗下网站 &电话:0914-5336383 QQ:949313325 

    文章由网友上传,本站不负责版权问题